<bdo id="cceg2"><center id="cceg2"></center></bdo>
  • 首頁 / 新闻中心 / 媒体聚焦
    以吴山广场为起点,来一场南山路与北山街的相遇吧!
    發布時間 :2022 / 03 / 31

    以吳山廣場為起點,來一場南山路與北山街的相遇吧!

     

    地鐵7號線后通段的開通,終點設在了吳山廣場,這是最接近西湖景區的地鐵站之一。地鐵7號線將跨越錢塘、蕭山、上城3個城區,直接串起了8號線、6號線、4號線、9號線、5號線等多條地鐵線,吳山廣場站將成為前往西湖景區的主要換乘點。

    在杭州公共交通開運一百年之際,自4月3日(清明假期第一天)起,杭州公交將以吳山廣場站為始發站,增開4W路與7W路,同時保留既有4路(龍翔橋至轉塘公交站)、7路(城站火車站至靈隱)這兩條通往景區主干公交不變的基礎上,讓這兩條經典的西湖景區線路的起點再次重逢。

    “W”,是西湖(west lake)的代名詞,4W路、7W路既是4路與7路的支線,也將使吳山廣場站成為飽覽西湖美景的新起點。

    關于4W路、7W路的走向和他們的故事,還且聽我們細細道來。

     

    杭州是一座每一塊泥土、每一篇枝葉都凝結著故事的城市,歷史給杭州留下了無與倫比的文化遺產。千年古城的背后,城市的**正迅速成長,互聯網、快速路、地鐵,正給它帶來滄海桑田般的詩意。即便我們的年代已經遠去,但留下的精彩依然熠熠生輝。這里是杭州的吳山廣場,亦是杭州的城市核心,從2017年8月開工至今,吳山廣場已經在我們的心中離開許久,而它即將再次回歸。

   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城隍山

    吳山,是天目山在杭州城內的支脈,更是杭州城里真正的大觀。正如《通往吳山的九條路》一文中所述的一般,吳山是最早杭州城的緣起,也是杭州人的鄉土,是一個心理上的歸屬。

    我們習慣于將這座充滿著老杭州生活軌跡的小山叫做“城隍山”,因為山中有守護杭州的城隍菩薩——永樂年間的浙江按察使周新。有人說,城隍山上有著最富煙火氣息的老杭州,也有人說,這山間怪石嶙峋,植被茂密繁盛,還有潺潺的清冽泉水。無論是從中河高架下向西踱步,抑或從延安路踏歌向南,前一刻塵世喧囂,下一刻拐個街角,便能在葉落風過間閉目感知南宋底蘊。吳山把分布在這座城市廣袤天地間些最古老、最精致的文化歸集起來,讓它成為一個風情萬種的縮影,由俗及雅,有古樹雜花,更有摩崖石刻。

    吳山廣場曾是城隍山腳的一片廣闊天地,廣場一隅那塊寫著“吳山天風”的山石,是杭州人心中永恒的記憶。這里從不缺少故事,更不缺少歷史,以吳山廣場為核心,到周遭的河坊街、高銀街、城隍山,這里的每一間店鋪,每一棟房屋,即便每一塊路牌,都蘊含著臨安和錢塘的秘密。在亞運會召開的前夕,吳山廣場即將再次重啟它停下近五年的腳步,地鐵7號線的開通,讓溢滿紅塵世俗的城隍山有了換乘樞紐的全新屬性。

    傳承百年的傳奇

    讓我們把時間倒退一百年。在那年冬天,杭州城內創辦了兩家商辦汽車行,一個是原上海英商電車公司職員創辦的“寶華汽車行”,另一個是杭州大世界游藝場經理創辦的“永華汽車行”, 當我們回望歷史的那一刻,總會發現有它意想不到的那一面。1922年創辦的這兩家經營公共汽車的汽車行,不但名稱相似,就連創始人的名字也奇跡般的相似——寶華的老板叫做潘寶泉,而永華的創始人名叫陸寶泉。今天的我們,無意再探究那已然流逝的時光,我們只是知道兩家汽車行同時開行了湖濱到靈隱間的公共汽車,沿途共設昭慶寺、中山公園、岳墳等站點。這便是杭州現代意義公共汽車的開端。

    時光荏苒,湖濱至靈隱的線路最終被定名為7路,沿途??康恼军c不斷增加,從最早的4站路到后面的15站,雖然從翻越斷橋、西泠橋改為沿北山街西行,7路在市區內也曾走過解放路、清泰街,甚至鳳起路,但它依然是線路最為穩定的公交線路之一。在杭州,幾乎人人都知道坐7路能領略風月無邊水連城的北山街。音裊裊沾茶香,空山了寂雨婆娑,這條綿延百年的公交線,也承載了百萬江南人共饗的香市盛舉。

    寶華、永華成立后的五年內,歷經了“兩華合并”等風風雨雨,除湖濱至靈隱的商辦線路外,當局在杭州城區內先后開通了6路公共汽車,在這其中就有湖濱至六和塔的“市區第四路公共汽車”。今天,我們可以從各種史料上查到的關于4路最早的記載是開通于1927年,沿途設有涌金門、清波門、凈寺、赤山埠、四眼井、虎跑、金童橋等站點。隨后,4路曾延伸至中村,后隨著14路(今514路前身)開通后又縮短至九溪,還曾開通過至云棲、梅家塢的4路支線(今324路前身)。

    7路不同的是,在上個世紀,4路并不是一條簡單的景區線路,它連接了城市中心與城市西南部,它的終點九溪車站,曾是杭州歷史上一個十分重要的客流換乘點——來自上泗地區源源不斷的客流,從袁浦坐上18路(今289路前身)、周浦坐上34路(今334路前身)以及從富陽始發的14路,在九溪換乘4路進入主城區。30年過去了,4路曾經消失過7年,而它現在的終點也已從九溪延伸到了轉塘,但九溪車站的主體建筑卻幸運地在時代的浪潮中得以保留。波浪式的風雨連廊,初代人車分離的設計,是八九十年代杭州公交首末站的一個縮影,由于它超前的設計,九溪車站曾經獲得過建筑業的大獎。

    就這樣,“湖濱”車站成為西湖北線與南線的交匯點?!队暨_夫傳》中記載了郁達夫和王映霞曾一起在湖濱坐公共汽車到靈隱,然后又轉坐黃包車去了九溪。據此推斷,我們總有足夠的理由相信,一定有不少文人雅士也曾在湖濱乘坐4路前往南山的凈慈寺、虎跑泉、六和塔等景點。

    城市的發展帶來的是公交線路的千變萬化,湖濱公交總站早已遠去,7路在市區的起點站也延伸到了城站,4路則隨著延安路公交總站的啟用,調整到了龍翔橋。兩條分別開往西湖北山和南山的歷史老線,其起點站就此分離,但“南4北7”的傳奇卻一直得以流傳。

    立馬吳山,此去西湖

    或許我們只是生命的過客,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了歡喜感傷,在100年后的今天,命運之神再次給了南山與北山重逢的機遇。

    地鐵7號線后通段的開通,終點便設在吳山廣場,這或許是最接近西湖景區的地鐵站之一了。地鐵7號線將跨越錢塘、蕭山、上城3個城區,直接串起了8號線、6號線、4號線、9號線、5號線等多條地鐵線,吳山廣場站將成為前往西湖景區的主要換乘點。于是,將吳山廣場打造為西湖南線、北線與杭州地鐵網的交匯點的計劃開始了。這是一次對百年公交的追尋,也將成為跨越百年的一次記錄。經過充分醞釀,在保持既有4路(龍翔橋至轉塘公交站)、7路(城站火車站至靈隱)這兩條通往景區主干公交基本不變的基礎上,杭州公交將在吳山廣場地鐵站邊增開4W路與7W路,在杭州公共交通開運一百年之際,讓這兩條經典的西湖景區線路的起點再次重逢。

    “W”,是西湖(west lake)的代名詞,自4月3日(清明假期第一天)起開通的4W路、7W路既是4路與7路的支線,也將使吳山廣場站成為飽覽西湖美景的新起點。

    4W路由吳山廣場開往九溪,沿途??繀巧綇V場北、涌金門東、錢王祠、清波門、南山路萬松嶺路口、長橋、凈寺、蘇堤、赤山埠、動物園、虎跑、錢江大橋、六和塔、浙大之江校區14個站點;7W路由吳山廣場開往靈隱,沿途??繀巧綇V場北、湖濱、小車橋、少年宮(開往靈隱方向)、新新飯店、岳墳、植物園(玉泉)7個站點(具體信息詳見附圖)。這兩條線路的起點“吳山廣場”設在高銀街上,距離吳山廣場地鐵站C口僅150米路程。杭州市民日常熟悉的“吳山廣場公交站”,將結合地鐵7號線對地下商業空間進行整體打造,整體提升這一區域的城市環境和營商環境,延續吳山煙火氣的城市集聚地的歷史文脈,將成為有機聯動西湖景區、河坊街景區、吳山景區以及延安路商業街的重要樞紐和紐帶,成為“一個世界級的市民公園”進一步提升杭州城市的整體形象,到那時,吳山廣場作為景區交通的換乘樞紐輻射,將更為豐富。

    與此同時,4路、7路繼續運營,它們將與4W路、7W路各司其職。4路將撤銷南山路萬松嶺路口、長橋、錢江大橋、六和塔、浙大之江校區等站點,以進一步方便之江區域的居民出行,撤銷的站點沿線乘客可以乘坐4W路出行;7路保持不變,7W路將作為它的大站線,沿途只???個大站。

    宋時的杭州,三吳都會,重湖煙柳,市肆繁華,人文薈萃。一闕柳永的《望海潮》,把杭州的風景描寫的如癡如醉。據說,金主完顏亮正是看了這一闕詞,才下定決心要南下攻克這座城市,由此也有了“立馬吳山第一峰”的詩句。

    吳山曾在歷史上多次作為杭城的制高點,占據了吳山,便能得天下,站在吳山上眺望,正是“八百里湖山,知是何年圖畫;十萬家煙火,盡歸此處樓臺”。從當下開始,我們則可以“立馬吳山,此去西湖”。無數帶著追夢的心情來到杭州的人,將從吳山廣場的4W路、7W路開始,去探訪他們心中那個“煙柳畫橋,風簾翠幕,參差十萬人家”的人間天堂。


    日本偷妻之寂寞难耐2K8经典
    <bdo id="cceg2"><center id="cceg2"></center></bdo>